當年紅遍華人圈的「包租婆」,現在竟然是這樣子了...

2016/10/13 《Anyelse 頭條》

《功夫》中有這麼一群人,他們也許沒有過多的戲份,卻處處光彩奪目,
他們不是最後的英雄,卻演繹了那個草莽與豪傑並存的年代,
他們是「豬籠城寨」裡的平民百姓,是隱藏極深的武林高手,是善惡分明的天使與惡魔,
他們是《功夫》中的黃金配角《功夫》賦予了他們在銀幕上永恆的一席之地,
但瞭解他們的人或許並沒有那麼多。他們因《功夫》被觀眾所熟知,也因《功夫》而被觀眾所忽視。
轉眼十年過去了,《功夫》披上國人最愛的3D外衣,



即將重新走上銀幕。在一片「還星爺電影票」的喧囂聲中,是否還有人記得,這些黃金配角們都做了什麼。
 

 



元秋(包租婆)

「包租婆」形象可謂深入人心,白色睡裙遮住肥胖的身軀,腳踩一雙紅色塑料拖鞋,一頭滿滿的盤髮捲,
嘴裡隨時叼著一根煙,罵起人來句句劈頭蓋臉,三兩句話就給人剝了皮般毫無存在感可言。
「催租」那一段,一句「再不交租,我就燒了你的鋪子」霸氣十足。
看似是個仗勢欺人的老闆娘,其實卻是一個有正義之氣、俠骨柔腸的「小龍女」,
說起來還是一個失去了兒子的可憐女人。
儘管她對租客們毫不客氣,但城寨遇到外來侵犯時,又會站出來給予還擊,「獅吼功」一張嘴,風凜地動。
事實上,她更是阿星的救命恩人,是《功夫》中唯一的霸氣女俠。
 

 




元秋

元秋10歲拜師於占元,同屬元家班的成員,出道時是圈內少有的女武行,但即便參加過007影片的拍攝也未曾獲得重視。
《功夫》之前她已經嫁作人婦息影多年,在星爺的再三邀請下才決定重出江湖,《功夫》也令她達到了演藝事業的高峰。
《功夫》之後,元秋的戲路漸漸拓寬。有功夫題材的電影,
延續了武林高手的形象,有「麻將天後」也有女道長、有風情萬種的老上海貴婦人也有寂寞芳心的中年婦女,
儘管無法超越「包租婆」的形象,也算是花樣百變中有所突破。
 

 



元華(包租公)


包租公的經典扮相是頭上夾著定型夾、一身亮綢睡衣睡褲,
一出場就吃早餐不給錢,還順了人好幾根油條,一會要檢查小姑娘的身體,
一會又去調戲裁縫,吃女租客的豆腐,偷看女人洗澡還被包租婆抓包,
遭到一頓暴打,斧頭幫的人來了之後,又用泥捂臉裝死……
總之他最初一副貪生怕死之相,是個愛佔小便宜又怕老婆的鹹濕佬,而這些其實都是高手的障眼法。
不過這個「楊過」不練黯然銷魂掌練太極,太極的獨到之處是以柔克剛,
不做硬碰硬的正面衝突,一旦出手必是忍無可忍、無須再忍,借力打力之間是這個有著南方小男人特質的處世哲學。
 

 


元華

和元秋的境遇一樣,同為七小福,元華的名氣似乎沒有其他六位大,
儘管他出道時曾擔當過李小龍的替身,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也參加過不少動作片拍攝,
卻不似成龍、洪金寶那麼大紅大紫,直到以《功夫》中包租公的出色表現才獲得了第24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獎。
《功夫》之後元華並沒有自擡身價,繼續出演了一些中小成本喜劇,
作品不多,仍是配角路線,且大多與他以前出演的角色有關,
如道長、師父、功夫高手等等,近年來最值得期待的作品就是參與陳凱歌的《道士下山》。
 

 




樑小龍(火雲邪神)

火雲邪神出場前,大家對這個終極殺人王充滿了好奇與期待。
當監門慢慢推開,一個禿頭上殘存幾根亂髮、邋裡邋遢的老頭子從眼鏡上方看過來,
其邪惡氣質被刻畫得入木三分。說是一個煞氣極重的殺手,
倒不如說他是一個練功走火入魔的武癡。按他的說法,那個「不正常人類研究中心」根本關不住他,
是自己不想出去而已,因為那個萬中無一的絕世高手還沒有出現。
挑戰與強烈的勝負欲是他人生的一切,為了成為「天下第一」而將生死置之度外,
癡迷比武到了這種境界也是醉了。其實從另一個層面來看,他也是一個悲劇英雄的化身。
 

 




樑小龍

在1970年代的香港演藝圈,樑小龍和李小龍、成龍、狄龍並稱為「四小龍」,
他曾憑藉「陳真」這一經典角色在內地家喻戶曉,在熒屏上留下的光彩要多過銀幕。
他的演藝之路雖幾經停滯,但仍高潮迭起。受星爺之邀出演《功夫》時,
久別鏡頭前的他相當緊張,一度在片場「面壁對詞」「念念有聲」。
《功夫》之後,樑小龍與其他部分配角相繼參演了《龍鳳店》《越光寶盒》。
2010年他出演了郭子健的金像獎最佳電影《打擂臺》,飾演一名功夫老小子,在其中同樣有精彩的表現。
 

 




林雪(斧頭幫二當家)

二當家是引發「斧頭幫」與「豬籠城寨」惡交的關鍵人物。
他臺詞不多,一句「誰扔的炮仗」開陣,遭到爆醬表示不怕勒索後,又佯裝湊上前,
一面擠出一句挑釁的「啊……」,一面亮出一把寒光斧,淫威之氣測漏。
作為《功夫》中黑幫的頭麵人物,「黑道大哥」與林雪之前在銀河映像影片中的殺手跟班相比,
雖是位晉權升,但仍然不能逃脫被黑的命運。先是在路上好端端的走著,
不僅不偏不倚地被阿星的「穿雲箭」擊中,搞的灰頭土臉,大哥的氣勢盡失,
接下來還要當著全體小弟的面出醜——被不知名的快手飛到了鐵桶裡,卡在裡面進不去出不來,最後竟一命嗚呼。
 

 




林雪

由於在杜琪峰的片場打工,林雪的演員之路從業餘走上了職業,
知名度也越來越高,銀河映像的作品自然不必囉嗦,大部分都有其身影,
時尚愛情劇中的娘娘腔與警匪片中的焦慮警探,他都演繹得遊刃有餘,
小市民跟冷酷殺手的形象都能在他身上得到統一,《功夫》後的十年,
他參與出演的影片超過90部,是名副其實的黃金配角,
也是極少沒有囿於《功夫》而被觀眾在形象上定型的演員,
可塑性極強。今後很長的一段時間內,相信他還依然會是香港電影的配角之王。
 

 

黃聖依(啞女「阿芳」)

一襲碎花長裙,長發飄飄的阿芳推著冰激淩的車子在路上走著,
此時一朵小花從天而降,女孩兒看著花翩翩降落的鏡頭成為了《功夫》中特別詩意的一場戲。
黃聖依成為繼趙薇之後的第二位內地星女郎,在《功夫》中飾演的啞女是善良與愛情的象徵,
也是那個棒棒糖所代表的意義。阿星因為小時候被羞辱要將自己變成一個壞人,
而阿芳卻一直記得他那時候的挺身而出。
正是她令阿星迴想起自己那顆曾經以剷除天下惡人為己任的赤子之心,
雖然沒有一句臺詞,但阿芳清純可人的形象已經深深印在觀眾的心中。
 

 

黃聖依

世事難料,《功夫》上映一年後,這位被各方看好的影壇新人就與星爺對簿公堂,
個中緣由是非不再贅述,從此,她的名字與愛好影視的企業家楊子捆綁在了一起。
兩人在公開場合頻頻亮相,還合作了《天仙配》等多部影視作品,
正當外界已普遍將二人視為情侶後,楊子又被確認是有婦之夫,
兩人堅稱是「好朋友和合作夥伴」,外人看來真是撲朔迷離。
2011年6月,《白蛇傳說》上海站宣傳,兩人宣佈分家,黃聖依自組公司「重新開始」,
後又一度表示楊子對她是重要的人。但這10年來,她再也沒有作品比《功夫》更出名。
 

 

林子聰(肥仔聰)

肥仔聰(左)是阿星最忠實的夥伴和跟班,
他一身彪悍的肥肉好像一副很有氣勢的樣子,實際上只是嚇嚇人而已。
他愛吃又愛睡,每次阿星交給他的任務他都破功,尤其「扔飛刀」那場戲是經典的搞笑段落。
肥仔聰行事粗拉,但對阿星卻忠心耿耿,儘管阿星會狠狠地推開他,
他還是將一瓶汽水塞到他手裡才跑開。不過肥仔聰也不完全如他做事那樣沒心沒肺,
例如阿星說完全不記得自己如何痊癒的時候,阿聰說了一句很容易忽視但卻極有哲理的話,
「記憶是痛苦的根源,你能不記得算是福氣了」。
 

 

林子聰

林子聰胖胖的形象一直給觀眾留下忠厚可愛的印象,
他出道時是香港無線電視臺的編劇,1999年辭去電視臺的職務來到星輝公司,
《少林足球》令他首次踏入銀幕,《功夫》的故事也有他的一份功勞。
除了2007年繼續與星爺合作《長江七號》以外,林子聰也執導了自己的處女作《得閑飲茶》,
並且與「四眼仔」馮勉恆共同編劇,還請了元秋、陳國坤、林雪來幫忙客串。
近些年他的工作重心在電視劇的拍攝,偶有在電影中客串出演,也參與投資,
雖沒有太多的亮眼之作,但至少仍在創作的高峰期,希望有經之年會做新的突破。
 

 

陳國坤(斧頭幫老大)

斧頭幫老大「琛哥」是個殘忍到近乎變態的惡霸。
他梳著帶卷的油頭,西裝革履,態度傲慢,
一口黑茬子牙,一個不滿意就劈人,沒事還愛舉著斧頭跳舞,手下們個個是伴君如伴虎,
要說《功夫》裡的惡人,頭號種子就是他,正是他擾亂了豬籠城寨的安寧,
招募殺手、放出火雲邪神。當然惡人也有惡報,當他要阿星拿著木棍去打爆別人的頭時,
自己的頭反倒被一拳擊得在脖子上轉了一圈,算是以暴制暴罪有應得。
陳國坤是因為幫《少林足球》排舞,
進而被周星馳發掘,在《少林足球》中演了守門員四師兄,
在《功夫》中當然要發揮專長來段舞蹈。
 

 

董志華(油炸鬼)

豬籠城寨的三大高手之一,早點鋪「粥面油器」的老闆,擀的一手好面,炸的油條也深得包租公的喜愛,
言語上也懂得討好包租公,為自己的鋪子減租。一旦動起手,一套五郎八卦棍卻打得虎虎生威。

董志華出身戲曲武生的行當,武術功底極佳,在電影圈的武行裡摸爬滾打多年,
得張徹賞識做過龍虎武師也做過男主角,是圈中資歷頗深的武術指導。
《功夫》之後他較少出現在大銀幕上,而主要做電視劇導演,主攻武俠動作類型。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他的夫人王京花是內地著名經紀人,兒子董子健主演過電影《青春派》。
 

 

釋延能(苦力強)

豬籠城寨三大高手之一,是以搬運為生的底層勞苦大眾。他腳力剛勁,飛起一腳重重的麻袋就背上身。
他不善言辭,遇到以強欺弱時,定會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因此當斧頭幫殺到時,他是第一個站出來反抗的人。

十二路譚腿是少林武學,釋延能正是少林弟子出身,釋行宇是他的法號。
《功夫》之後,他一路穩步上升,成為新一代功夫明星。
2013年與星爺再度合作《西遊·降魔篇》,扮演驅魔人之一的北斗五行拳降魔師。
近期作品有徐克的大製作《智取威虎山》,飾演八大金剛老二,電影之路上大有拳腳可施展。
 

 

趙志淩(裁縫佬)

豬籠城寨三大高手之一,經營著「大觀洋服」。
大概是女人的衣服做的好,有一點女性化的氣質,總是一副嬌羞狀,
白襯褲下悶騷的穿著一件紅底褲,你以為他是十足的娘娘腔?並!沒!有!看似小生怕怕,很好欺負,
實際卻有一副錚錚的銅拳鐵臂——洪家鐵線拳。

趙志淩是林世榮的弟子、黃飛鴻的徒孫,活躍於1970年代的香港功夫片,拿手絕活是洪家拳。
《功夫》之後,他客串過《龍鳳店》中的老鬼,《越光寶盒》中的士兵,
還有《西遊·降魔篇》中的二煞,但人們印象最深刻的還是那個娘娘腔的裁縫佬。
 

 

何文輝(醬爆)

「醬爆」是《功夫》中最出彩的配角之一,他生活在豬籠城寨,
是一家理髮店的老闆兼夥計。影片開場,他露著半拉屁股、在水喉下面洗頭又順帶洗澡的「大尺度」表演驚艷四座,
充滿了「民間智慧」,是周星馳最愛表現的底層人物。
而醬爆的經典臺詞——「你想要勒索我,我不怕,就算殺掉一個我,還有千千萬萬的我」,
道出了雖然是市井之間的升鬥小民,但是也有升鬥小民的骨氣,不會憑白無故的受人欺負,令人刮目相看。
 

 

何文輝

何文輝是周星馳發掘的素人,由於他身上自帶那種草根氣質,
從《少林足球》時的第一次亮相到《功夫》,「醬爆」這個極具嶺南小市民特色的名字就成了他的代名詞,
而他也是放得開豁得出去,沒有愧對這個視覺感極強的名號。
據星爺講,露出半拉屁股的設計其實是何文輝主動要求的,也算是有為藝術獻身的精神了。
其實醬爆幾乎是星爺電影裡的御用配角,除了在劉鎮偉的《越光寶盒》裡延續該角色外,
還演了《西遊·降魔篇》中那個深入「豬穴」的少俠,儘管十年過去臉上發福,但他對自己的「容顏」仍有著理直氣壯的自信。
 

 

陳凱師(齙牙珍)

齙牙珍是另一出彩角色,她的眉眼流轉、嫵媚多姿與爆醬的底層民眾的自尊自信相映成趣。
她紮著洋卷頭,穿著絲質性感睡衣,一時要把旗袍的叉開高一點,一時又對鏡描紅。
儘管愛美是女人的天性,但她的齙牙卻總是與她的自信產生反差。

陳凱師在《功夫》中大放異彩之後,幾乎沒再有什麼值得注意的表演了,
即便在《七擒七縱七色狼》與《越光寶盒》裡露過一小臉,
也都只是建立在齙牙珍的形象之上,也許想要進一步挖掘她的潛力,
還是得靠星爺的電影,畢竟她這種獨特的氣質,也需要特定的角色發揮。
 

 

馮勉恆(四眼仔)

星爺一向對戴眼鏡人士有成見,認為他們是「斯文敗類」,
「四眼仔」就是對這一理論的詮釋。「四眼仔」不一定有什麼學識,
或許戴上眼鏡只是裝裝樣子而已,當他看到流落街頭的阿星跟肥仔聰時,
剛開始還有點怕,上了公車之後就沖他們做鬼臉,罵他們是「臭要飯的」。

事實上馮勉恆一直在星爺的電影中擔任「四眼仔」的形象,
前有《喜劇之王》後有《長江7號》,在《西遊·降魔篇》又扮演了跟「斯文敗類」有異曲同工之妙的騙子道士。
這十年來他演戲不多,大多是以編劇的身份在電影圈活動。
 

 

賈康熙 馮克安(天殘地缺)

作為殺手排行榜第一名的武林搭檔,兩人同進同出如同孿生兄弟,
一把古箏四肩背,禮帽墨鏡長衫,以琴聲殺人,一曲肝腸斷,天涯何處覓知音。
「天殘」賈康熙(右)是戲曲演員出身,之前演過一些名見不經傳的武俠角色,
但星爺認為他的形態骨骼非常具有民國風骨,因此邀他出演。
後來賈康熙與從前一樣,繼續拍一些武俠題材的電視劇,並未因《功夫》大熱大冷。
相比之下馮克安是香港電影的老前輩,十年來也始終保持工作狀態,
既有大製作動作片如《錦衣衛》《葉問2》等,也有香港本土製作的《人在江湖》與《同門》。

 

 

 

 

文章引用:http://ppt.cc/8PFjY